行业报告
众筹之后,投资人拿着别人家的数据找上门来了 2016-12-25

天灾——二手车每年的行业周期特别明显


二手车行业基本以时间来定淡旺季。4月到8月可以说是淡季,从9月开始到十一黄金周是第一波旺季,然后持续到过年前后是真正的旺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分呢?


普遍的共识是这个和中国人的消费习惯有关。过年置换车子的需求比较旺盛,旧车换代升级,扬眉吐气过新年,彰显自己的一种方式。这不仅刺激了车子的供给,也刺激了车子的需求。


年底很多生意人也有资金需求,卖车是解决资金需求的一个简单方式。去年股灾的时候,也有一堆卖家出现,急于套现手里的车子。当年温州经济崩盘,很多老板们跑路,也刺激了迅速套现手上的二手车资源。所以出于回收套现的需求,年底都会是个不错的市场行情。


其次是隔年价格下滑严重。同样一款型号的车子,同样的车况,同样的公里数,一个是去年12月上牌,一个是今年1月上牌,价格可能差距很大。这个也是和人的心理有关系,车龄看起来似乎多了一年,贬值就再所难免。所以12月就会有很多人愿意折价赶紧卖出自己的车子,因为一旦跨过元旦,这辆车贬值更严重。这也就触发了旺季的产生。


还有一个原因,每年的年末,新车往往都会做促销让利,这就直接影响到了二手车的价格。车商这个时候也更容易用价格对比,以更低价拿下卖家手里的二手车,而卖家也担忧过完年价格下滑更严重,一来二去就更容易被说服成交。


而4月到8月,一方面没有太多置换的需求,另一方面天气逐渐转热,大家也都不愿意去跑各个市场选车试车。所以就形成了比较明显的淡旺季,这算是行业天灾。



人祸——限迁政策限制了二手车流动,拖长了行业周转周期。


限迁的意思,简单来讲,就是我划定一个区域,并给这个区域设立一个标准线,低于这个标准的二手车不能进入。这个标准,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国二、国三、国四、国五等。限定国五的地区,国四及以下的车辆就不得在这个地区上牌落户。其他以此类推。


限迁政策始于北京。二手车一般为老旧汽车,迁入的异地二手车将会对当地的环境治理造成一定的压力,当时北京正在筹办奥运会,就顺理成章以治理环境为由对地迁入的二手车辆设置了环保门槛。此后全国300多个省市纷纷效仿,直到几乎全国普遍推行。


汽车尾气排放对环境影响有这么大吗?根据中国环境当局公布的各污染源所占比重,车辆尾气排放占22%,工业排放16%、自然灰尘物16%、煤燃烧17%,其余占29%。结果还是蛮明显的,汽车尾气确实是大气污染的主要影响因素。所以,政策的推出和响应非常顺畅。但一个政策的顺利推行,往往不是因为表面上的顺理成章。更重要的原因是税收问题。


二手车行业有个显而易见的潜规则——规避缴税。那么车商少缴税,政府就缺少收入,就没有动机去鼓励这个市场的发展。而且,环境污染还需要用地区税收去治理,属于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另一方面,二手车的流通势必降低本地区新车的销售,再次降低新车销售的税收收入。这才是限迁政策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 限迁之初,汽车保有量有限,影响也不大,而且那时候的标准也没这个高。随着汽车保有量的提升,以及限制的标准的提高,限迁已经极大的影响了二手车市场的流通。二手车商主要赚钱的一种方法,就是靠地区价格差异,把这个地区的车子挪到另一个地区去卖,赚取的是两地价格差。据兄弟公司车置宝最新数据,他们已然做到了50%以上的车子都是异地转籍交易,可见空间套利成为了主旋律。


国内比较常见的就是从中西部地区贩车到江浙沪一带售卖。早年通讯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手机微信就可以发送图片,互相换取消息。所以消息不对称性比较大,利润空间也较足,首批开始这样做的车商都赚的盆满钵满。


但随着更多的人加入到套利中来,对中西部车辆的需求与日俱增,倒逼中西部二手车价格上涨,套利空间逐渐变小。所以限迁真正影响的就是这一批车商。比如南京限迁标准是国五,那么成都或者重庆的国四及以下的车型都将不能迁入南京过户上牌。即使之前迁入的车辆,也要看准备迁入的城市标准,如果不达标,也将造成不能迁出,那么就影响了正常的流通买卖。原本可以正常跨地区成交的车辆,就会变的难以成交,原本可以卖全国,现在只能卖本地,这影响该有多大。


国务院今年三月底所发布的《关于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的若干意见》要求,5月底前,全国299个地级市除了京津冀、江浙沪、长三角三大区域的城市外,其它省市应该无条件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本来被行业解读为巨大利好,然而二个月过去了,全国仅个位数城市取消限迁。而且《关于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的若干意见》中,给京津冀、江浙沪、长三角这三个主要的二手车交易场所留了余地,可见限迁过程多么艰难重重。


有部分和我们合作的车商,比如我们上海第一家合作商户,一直以来主打做本市车辆买卖的,则受影响比较小,他们的车源主要来自本市,买主也都是本市,几乎就不受限迁影响。


在这个过程中,按道理也不应该突然就影响这么大,毕竟限迁不是一早就开始执行了吗?


这还要追溯到今年年初的一则由国家环保部和工信部共同发布的公告——《关于实施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公告》。公告中指出从2016年4月1日起,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辽宁省、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山东省、广东省和海南省等地区将率先实行汽车排放国五标准;自2017年1月1日起,全国所有地区在售轻型汽油车均须符合国五排放标准。这意味着,今后这些地区只有国五的车能够上牌,而国四及以下标准的车要想转让,也不能迁人到已执行国五标准的地市。


前后对比,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今年年初颁布的《关于实施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公告》要求提高排放标准和3月底国务院颁布《关于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的若干意见》要求取消限迁,根本就是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但却能共存,这也算是个中国特色。就是因为这个矛盾,也就给了各地方政府各自为政,各自解读的空间。这个可以算得上人祸。


所以从4月开始,我们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限迁行情。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我们数据影响这么大了。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这么大的影响下,谁又能独善其身呢?即使不在这个区域里的商户、车商之间的批发也是要波及到的。那么为何有的平台数据是波动的,有的平台却似乎毫无影响呢?总是有一方在撒谎。